孔子学院学生“迪克”的故事

2017-12-06 陈岩 孔院长

    8月份,美国的学校陆续开学了,但是我们孔院的“外派教师”还没有到岗。为了保住几代孔院人辛勤劳动的成果、避免选修汉语课的学生流失,我这刚到任的中方院长只好拿出多年汉语教师练就的功夫做起本行,到我们孔院下属的“孔子课堂”——设在德州埃尔巴索的大教堂高中(Cathedral High School at El Paso)去代几天课。在那里,我结识了迪克。

    埃尔巴索的大教堂高中是一所天主教教会学校,学生清一色的男孩子。学校开设汉语课已有五、六年时间。近几年, 每到暑假学校都会组织“‘汉语桥’暑期夏令营”,带选修汉语的学生到中国去学习、旅游、观光,深受学生们的欢迎。迪克就是今年夏天参加夏令营到中国去的15位学生中的一个。

    因为是临时代课,所以CHS所有选汉语课的七个班的学生一时间都成了我的学生。迪克在十一年级。

迪克

    美国上了高中的男孩子,各个人高马大,又壮又拽。埃尔巴索位于德州最西北端美墨边界上。所以CHS的学生大多是墨西哥裔美国人——黑头发、黑眼睛,跟你英语说得好好的,一转身互相间西班牙语自动转换。每天一百多这样几乎每个名字里都夹杂着Jose, Pepe,Pablo, Pedro, Diego, Diaz字样的学生,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在眼前来来往往,熙熙攘攘,要在他们中辩出张三李四,我感觉不比在南极认企鹅容易!我却第一天就记住了迪克(Cristobal Diaz)!记住他,是因为他的热情——他对中国的热情!第一天给他们上课,我站在讲台前迎接学生进教室。迪克从门外进来走近我,问“你是新来的中文老师?” 我刚点点头,他立马伸出右手,一把握住我的手:“老师,我叫‘迪克’,我爱中国!我一定要再去中国!”

    “你,去过中国?”我问。

    “去过,今年夏天,夏令营!”他用汉语回答我。

    “你喜欢中国什么呢?” 我悄悄地把他的“爱” (love)换成了“喜欢”(like), 因为我觉得跟中国刚见一次面就称满口称“爱”, 难免唐突。

    “中国的一切!(Everything of China! )我爱! ”他倒很坚决。

    以后的每一天,我每次遇到迪克,他都会重复“老师,我一定要再去中国!”让我感叹“真是个阳光、外向的孩子!”

    有时课后我会和他简单聊几句;有时会问他:“你在中国时都看了什么?”

    “长城、故宫,太壮观啦!那是我们这个国家过去、将来都不都可能有的。我还看到中国的城市非常大,街道非常宽,非常整齐、漂亮;石家庄的地铁非常新; 城市里路标都有英文…… ,我们和中国学生一起上课,还建了‘微信群’,还有,人都非常好(People are all very nice)……”他如数家珍似地列举着,我好不容易才趁他大喘气时插进 一句:“非常好的,什么人?“

    “所有人!——中国的学生们、老师、导游、翻译、还有打篮球的伙伴,广场上的游人、地铁里的乘客,都非常nice! 我还没离开中国就miss他们了。老师,miss用汉语怎么说?”

    “汉语叫‘想’, 或者‘思念’……”不等我说完,迪克马上接过我的话:“那我,思念中国!”我赶紧给他解释:“‘思念’是非常正式的说法,我们一般不……”他迫不及待地打断我的话,“老师,我就是要‘正式’,‘正式思念中国’!我一定要再去中国,我是认真的!”

    这时,我完全相信了他的“认真” 。 “那你要好好学汉语啊!好好考HSK,到时可以申请孔子学院奖学金,到中国去学汉语!“ 他点点头,很以为然。

    后来,在一篇作业里,迪克写道:

My experience in China was probably one of the best in the world. Not only did we learn about Chinese culture, we also learned about different tradition, food, language, and most importantly, China’s school system. I plan to go back and study in China if I get the opportunity, because I absolutely loved Beijing and Shijiazhuang. The people and faculty, students made me feel very welcomed…

迪克关于《中国之行》的作业

     再后来,我离开了CHS,迪克是CHS唯一和我保持微信联系的学生。他的微信群里,满是中国的、或关于中国的信息;满是他和同学们在中国的照片。在一组他和中国学生的合影下,他写下一行字:The best people we met!看到他微信里贴着很多在长城拍的照片,我给他讲起“不到长城非好汉”的典故。他听后非常兴奋:“老师,那我已到过长城,我是好汉啦!”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和他在微信里聊起了“孙悟空”,他兴奋得不得了,猴王、金箍棒、大圣,问得不不亦乐乎。后来我再去CHS, 在校门口遇到迪克。他远远地一边把右手反遮额前做着孙大圣的招牌动作,一边兴奋地喊着:“老师,我是好汉!我是孙悟空!我一定要再去中国!”

作者简介陈岩:河北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教师,现任美国新墨西哥州立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河北师范大学、石家庄科技职业学院孔院长系列之一

新墨西哥州立大学孔院美方院长谈如何在美国教好汉语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Events and Student Opportunites, News. Bookmark the permalink. Follow any comments here with the RSS feed for this post. Both comments and trackbacks are currently closed.